张横
张横,《水浒传》中号称天平星(部分版本为天竟星)船火儿,排梁山好汉第二十八位,是梁山水军八寨第二头领。张横本是浔阳江上的好汉,专干船上劫财的勾当。宋江被发配江州,浔阳江上因被穆弘兄弟所追,逃上张横的船,没想到误上贼船,险些被张横害死,幸亏混江龙李俊相救,张横认识了宋江等一批好汉,与弟弟张顺投靠了梁山,随梁山义军四方征战,在水中大显英雄本色。后同弟弟张顺一起,驻守梁山西南水寨。征讨方腊时在途中病故。

张横,《水浒传》中号称天平星(部分版本为天竟星)船火儿,排梁山好汉第二十八位,是梁山水军八寨第二头领。张横本是浔阳江上的好汉,专干船上劫财的勾当。宋江被发配江州,浔阳江上因被穆弘兄弟所追,逃上张横的船,没想到误上贼船,险些被张横害死,幸亏混江龙李俊相救,张横认识了宋江等一批好汉,与弟弟张顺投靠了梁山,随梁山义军四方征战,在水中大显英雄本色。后同弟弟张顺一起,驻守梁山西南水寨。征讨方腊时在途中病故。

 

绰号由来

 

绰号“船火儿”的涵义:

 

宋代除了舵手,其余的船工全都叫船火儿,“船火儿”又作“船伙儿”,就是船上的伙计,这本是一种职业,演变成了绰号。

 

人物塑造

 

天平星船火儿是水浒中施耐庵塑造的重情义的一个水将,塑造此人物的方式也与别的人物有所不同。这不同表现他的“平”并不只是指在水中功夫平淡无奇,而是他性格中的平稳。一开始。张横出场之前则是先通过宋江与李俊的一问一答来介绍。

 

宋江问李俊道:“这个孚汉是谁?请问高姓?”李俊道:“哥哥不知。这个好汉却是小弟结义的兄弟,姓张,是小孤山下人氏,单名横字,绰号船火儿,专在此浔阳江做这件稳善的道路。”宋江和两个公人都笑起来。当只船并着摇奔滩边来,缆了船,舱里扶宋江并两个公人上岸。李俊又与张横说:“兄弟,我常和你说:天下义士,山东及时雨郓城县宋押司。今日你可仔认着。”张横拿出火石,点起灯来,照着宋江,扑翻身就在沙滩上拜,道:“哥哥恕兄弟罪过!”张横拜罢,问道:“义士哥哥为何事配来此间?”李俊把宋江犯罪的事说了,今来迭配州。

 

张横听了,说道:“好教哥哥得知,小弟一母所生的亲弟兄两个:长的便是小弟;我有个兄弟,却又了得:浑身雪练也似一身白肉,没得钿五十里水面,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,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,更兼一身好武艺,因此,人起他一个异名,唤做浪里白条张顺。当初我弟兄两个只在扬子江边做一件依本分的道路。”宋江道:“愿闻则个。”张横道:“我弟兄两个,但赌输了时,我便先驾一只船,渡在江边静处做私渡。有那一等客人,贫省贯百钱的,又要快,便来下我船。等船里都坐满了,却教兄弟张顺,也扮做单身客人背着一个大包,也来趁船。我把船摇到半江里,歇了橹,抛了锚,插一把板刀,却讨船钱。本合五百足钱一个人,我便定要他三贯。却先问兄弟讨起,教他假意不肯还我。我便把他来起手,一手揪住他头,一手提定腰胯,扑通地撺下江里,排头儿定要三贯。一个个都惊得呆了,把出来不迭。都得足了,却送他到僻静处上岸。我那兄弟自从水底下走过对岸,等没了人,却与兄弟分钱去赌。那时我两个只靠这道路过日。”

 

宋江道:“可知江边多有主顾来寻你私渡。”李俊等都笑起来,张横又道:“如今我弟兄两个都改了业;我便只在这浔阳江里做私商;兄弟张顺,他却如今自在江州做卖鱼牙子。如今哥哥去时,小弟寄一封书去,-只是不识字,写不得。”李俊道:“我们去村里央个门馆先生来写。留下童威童猛看船。 李俊道:“仁兄放心兄弟不知是哥哥。他亦是我们一路人。”李用手一招,忽哨了一声,只见火把人伴都飞奔将来。看见李俊,张横都恭奉着宋江做一处说话。通过这期间的人物对话可知道张横性格直爽。张横的出场是不尽人意的,在船上专干劫人的勾当成为张横以后好汉生涯抹不掉的污点。

 

生平战绩

 

张横的胆子很大,带两三百水军就敢提杆枪,偷入关胜的营帐去捉关胜,结果被捉。

 

在历次水战当中,张横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他曾经在和高逑的战斗中活捉校尉牛邦喜,牛邦喜是步军校尉,虽然在水中擒拿,也需要相当的力气。张横的水性一流,驾船技术一流,武力三流。

 

张横擒得方天定,却说方天定上得马,四下里寻不着一员将校,止有几个步军跟着,出南门奔走。忙忙似丧家之狗,急急如漏网之鱼。走得到五云山下,只见江里走起一个人来,口里衔着一把刀,赤条条跳上岸来。方天定在马上见来得凶,便打马要走。可奈那疋马作怪,百般打也不动,却似有人笼住嚼环的一般。那汉抢到马前,把方天定扯下马来,一刀便割了头。却骑了方天定的马,一手提了头,一手执刀,奔回杭州城来。林冲呼延灼领兵赶到六和塔时,恰好正迎着那汉。二将认的是船火儿张横,吃了一惊。呼延灼便叫:“贤弟那里来?”张横也不应,一骑马直跑入城里去。此时宋先锋军马大队,已都入城了。就在方天定宫中为帅府。众将校都守住行宫,望见张横一骑马跑将来,众人皆吃一惊。